25选7试机号|25选7开奖结果
 新聞搜索:
首頁|重點推薦|本報要聞|特別報道|社會新聞|縣域新聞|民生服務|黨報會客廳|理論時評|文化副刊|深度報道|圖片新聞|黨報民生熱線
  黨報民生熱線   熱線留言
 我想找一個20年沒有聯系過的朋友
 莘縣燕塔憩苑違規違約交房
 莘縣濱河蘭亭小區大門的出路誰給解決
 聊城市冠縣中心醫院器械科科長長期存
 市區內能否多設右轉指示燈
 高唐中醫院又坑人了,有沒有人管管
 莘縣燕塔憩苑小區這樣做合法嗎
 東阿縣銅城鎮供銷聯社退職老職工生活
 山東聊城晟世預制構件有限公司一法人
 高唐縣公積金余額何時能提取還當年貸
  新聞推薦
 “聊城質造”的四條路徑——解讀新舊
 聚焦鄉村人才振興暨新舊動能轉換 推動
 宋軍繼督導國家衛生城市復審工作
 紀念中共中央發布“五一口號”書畫展
 水城正能量:熱心鄰居冒險救人成佳話
 高新區打造宜居宜業美好家園
 我市出版首本城市口袋書《聊城,有水
 文保檔案:人物陶俑,綻放漢風之美
 聊城市紀委監委通報4起惠農領域侵害群
 廉潔時評:“慣例”不能凌駕于紀律之
  圖片新聞      更多>>
曝光臺:轎車停在小區進出口
櫻花為媒擦亮旅游名片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 > 文化副刊

漫談讀書(梁實秋)

www.xnykc.tw   2016-02-28 18:56:25   來源:聊城日報

     我們現代人讀書真是幸福。古者,“著于竹帛謂之書”,竹就是竹簡,帛就是縑素。書是希罕而珍貴的東西。一個人若能垂于竹帛,便可以不朽。孔子晚年讀《易》,韋編三絕,用韌皮貫聯竹簡,翻來翻去以至于韌皮都斷了,那時候讀書多么吃力!后來有了紙,有了毛筆,書的制作比較方便,但在印刷之術未行以前,書的流傳完全是靠抄寫。我們看看唐人寫經,以及許多古書的鈔本,可以知道一本書得來非易。自從有了印刷術,刻版、活字、石印、影印,乃至于顯微膠片,讀書的方便無以復加。

 
    物以希為貴。但是書究竟不是普通的貨物。書是人類智慧的結晶、經驗的寶藏,所以盡管如今滿坑滿谷的都是書,書的價值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。價廉未必貨色差,暢銷未必內容好。書的價值在于其內容的精到。宋太宗每天讀《太平御覽》等書二卷,漏了一天則以后追補,他說:“開卷有益,朕不以為勞也。”這是“開卷有益”一語之由來。《太平御覽》采集群書一千六百余種,分為五十五門,歷代典籍盡萃于是,宋太宗日理萬機之暇日覽兩卷,當然可以說是“開卷有益”。如今我們的書太多了,縱不說粗制濫造,至少是種類繁多,接觸的方面甚廣。我們讀書要有抉擇,否則不但無益而且浪費時間。
 
    那么讀什么書呢?這就要看各人的興趣和需要。在學校里,如果能在教師里遇到一兩位有學問的,那是最幸運的事,他能適當指點我們讀書的門徑。離開學校就只有靠自己了。讀書,永遠不恨其晚。晚,比永遠不讀強。有一個原則也許是值得考慮的:作為一個地道的中國人,有些部書是非讀不可的。這與行業無關。理工科的、財經界的、文法門的,都需要讀一些蔚成中國文化傳統的書。經書當然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,史書也一樣的重要。盲目地讀經不可以提倡,意義模糊的所謂“國學”亦不能饜現代人之望。一系列的古書是我們應該以現代眼光去了解的。
 
    黃山谷說:“人不讀書,則塵俗生其間,照鏡則面目可憎,對人則語言無味。”細味其言,覺得似有道理。事實上,我們所看到的人,確實是面目可憎語言無味的居多。我曾思索,其中因果關系安在?何以不讀書便面目可憎語言無味?我想也許是因為讀書等于是尚友古人,而且那些古人著書立說必定是一時才俊,與古人游不知不覺受其熏染,終乃收改變氣質之功,境界既高,胸襟既廣,臉上自然透露出一股清醇爽朗之氣,無以名之,名之曰書卷氣。同時在談吐上也自然高遠不俗。反過來說,人不讀書,則所為何事,大概是陷身于世網塵勞,困厄于名韁利鎖,五燒六蔽,苦惱煩心,自然面目可憎,焉能語言有味?
 
    當然,改變氣質不一定要靠讀書。例如,藝術家就另有一種修為。“伯牙學琴于成連先生,三年不成。成連言吾師方子春今在東海中,能移人情。乃與伯牙偕往,到蓬萊山,留伯牙宿,曰:‘子居習之,吾將迎師。’刺船而去,旬時不返。伯牙延望無人,但聞海水澒洞崩坼之聲,山林窅冥,群鳥悲號,愴然嘆曰:‘先生將移我情。’乃援琴而歌,曲成,成連刺船迎之而返。伯牙之琴,遂妙天下。”這一段記載,寫音樂家之被自然改變氣質,雖然神秘,不是不可理解的。禪宗教外別傳,根本不立文字,靠了頓悟即能明心見性。這究竟是生有異稟的人之超絕的成就。以我們一般人而言,最簡便的修養方法還是讀書。
 
    書,本身就有情趣,可愛,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書,立在架上,放在案頭,擺在枕邊,無往而不宜。好的版本尤其可喜。我對線裝書有一分偏愛。吳稚暉先生曾主張把線裝書一律丟在茅廁坑里,這偏激之言令人聽了不大舒服。如果一定要丟在茅廁坑里,我丟洋裝書,舍不得丟線裝書。可惜現在線裝書很少見了,就像穿長袍的人一樣的稀罕。幾十年前我搜求杜詩版本,看到古逸叢書影印宋版蔡孟弼《草堂詩箋》,真是愛玩不忍釋手,想見原本之版面大,刻字精,其紙張墨色亦均屬上選。在校勘上箋注上此書不見得有多少價值,可是這部書本身確是無上的藝術品。
責任編輯:張小石

本網站為聊城新聞網支站 魯ICP備09083931號-3 聊城日報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地址:山東省聊城經濟開發區東昌路105號 郵編:25200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新聞熱線:0635-2921234 廣告熱線:0635-8511018 新聞監督:0635-2921017
25选7试机号 分分彩软件大全 开货车运石子赚钱吗 华兴娱乐彩票怎么注册账号 pk10app平台下载 彩票复式投注计算 房产评估加盟公司赚钱吗 重庆欢乐生肖五星走势图 365即时比分网羽毛球 抢庄牛牛怎么玩 时时彩100块钱稳赚